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高考经济浮世绘:万元为孩子祈福、5000元买高考衍生品、花3万报志愿

  高考经济浮世绘:万元为孩子祈福、5000元买高考衍生品、花3万报志愿

来源:财经故事荟

采写/魏一然

6月7日,高考大幕拉开。

1078万!考生人数再创新高。

高考是一个人的“战场”,却是一个家庭的“兵荒马乱”。

仅仅按照三口之家的结构计算,高考直接影响3234万人。

这场“战役”的背后,是考生父母的焦灼,也是各路商家的博弈。

每年的高考季,与考生相关的消费都炙手可热,商家围绕高考经济绞尽脑汁,不断挖潜。而中国式家长,也成了高考产业增长的“幕后推手”。

《财经故事荟》采访了高考生意链条上的商家,也采访了高考经济虚火“助燃人”:去五台山为孩子祈福,花了一万多块钱的吴宣仪;买旗袍、买状元帽,花5000多元购买各种高考衍生品,只为“仪式感”的程楠;花1800元做高考心理咨询的石爱琳:花钱找机构帮儿子报志愿,最后自己成了报考专家的林永达。

高考祈福花万元,在海拔3000米的五台山安放焦虑

凌晨4点多,吴宣仪便再无睡意。她必须要在7点之前赶往哈尔滨太平机场,赶上最早一趟飞往五台山的航班。

这次出行她计划了很久,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,也是高考祈福胜地。

吴宣仪很忙。钢材市场30多平米的办公室,装满了她事业上的野心,也装满了对儿子疏于关照的愧疚。

让她欣慰的是,儿子很争气,在省重点高中高三学年排名前50,最好的一次排名43。可高考前的一次模拟考试,儿子竟然掉到年级90多名。这让吴宣仪很焦虑,她不敢责备儿子,夜深人静时经常自责,当初若是放下生意,全力陪伴孩子,会不会成绩更好。

后悔自责都已无济于事,“除了祈福,我好像也做不了什么,一点忙也帮不上!”吴宣仪的语气,透着满满的无力。

下了飞机,坐上开往景区的大巴,穿行山道中,虽不算惊险,但对她来说,两个多小时的车程,却是分秒难熬。

下午一点多到达五台山,晕机又晕车的吴宣仪,一分钟也没休息,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,直接上山。

海拔3000米的五台山上,她冻得瑟瑟发抖,带去的衣服套了一层又一层,还是觉得冷。此时,她才想起来,从早晨到现在,一口饭也没吃。

进了殊相寺,给儿子写了祈福表,又供奉了许愿灯。她的冷,才稍许缓解。

“估计是被挤热了”。吴宣仪说,里面都是给高考或中考的孩子写祈福表的家长,每个人虔诚的表情,都那么相似。

说是祈福,不过就是一张红纸,写上孩子的名字、学校、年级,再写上想要考取的学校,然后放到文殊菩萨像的旁边。

这张纸,吴宣仪花了500元,但她觉得很便宜。

给孩子写祈福表时,她的手一直在抖,手心微微冒汗,每写一笔都小心翼翼,生怕错了笔顺,影响祈福效果。

许愿和布施都是自愿,若不想花钱,买张门票进寺拜拜就行。可吴宣仪就是想花钱,既是为了显得更虔诚,也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弥补对孩子的亏欠。

五台山一共有一百多所寺庙,她去了其中的12所,除了路费和吃住,花了一万多块钱。

“我知道,高考最终还得靠实力,可运气也是玄而又玄,只能交给命运,而且许了愿之后,我的焦虑缓解了很多”。

离开寺庙前,一位僧人叫住吴宣仪,给了她一把樱桃。她没舍得吃,带回来给了儿子。她说,这是文殊菩萨以凡人之身在赐予孩子好运。

去祈福的不止吴宣仪,祈福路线在每年高考前都会迎来火热的小高潮。

河北一位旅行社负责人告诉《财经故事荟》,他们每周都会推出两次高考中考祈福路线,可以去五台山,也可以去泰山玉皇庙,每次只能报名50人,根据路线和提供的服务不同,每人收费138—188元不等。

事实上,这个额度差不多也就覆盖车费钱,门票和祈福都是自愿也是自理,但这个路线几乎次次满员。

除了上述热门寺庙,孔庙、国子监也是高考祈福热门地。

1078万个高考家庭,有太多焦虑的吴宣仪,其实,祈福保佑不了考生,但至少安慰了家长。

5000块钱买高考衍生品,只是为了“仪式感”

“差不多每天都倒掉,孩子根本不爱喝。”

程楠无奈地摇摇头,将一碗红色的汤水倒进了垃圾桶。

她给女儿买保健品每个月差不多都要花2000多元。叶黄素、生命一号、PM,不管孩子喝不喝,也不考究是否真有效果,手忙脚乱的程楠坚持每天都要冲上一杯,“有护眼的,还有益智补脑的,我看身边很多孩子都在喝,不想让她落下”。

给孩子买保健品的家长不在少数。《2021高考备考报告》数据显示,考前一个月,阿里健脑补脑、增强免疫力的商品热销,被称为脑黄金的DHA类目商品,5月销量同比增长200%。

除了买保健品,为了讨高考“旗开得胜”的好彩头,程楠还购买了旗袍,她说,这就是仪式感,步骤不能少。

商家很委婉地提醒她,她体型较胖不太合适旗袍。但程楠不介意,她买了三条不同颜色的旗袍,高考第一天穿红色,寓意开门红,第二天穿绿色,一路绿灯,第三天穿灰黄色,寓意走向辉煌。

程楠还给老公买了印有“马到成功”的红色短袖、给女儿买了高考专用T恤和状元帽,预定了一束向日葵,寓意一举夺魁。

粗略算一下,购买高考“衍生品”,程楠差不多花了5000多元。

老公不敢反对,毕竟他已经说服程楠退掉了高考房。他们家离考场也就十几分钟车程,可一个月前,程楠还是花费800块钱预定了考场对面的酒店,她说,这是吉利钟点房。遭到老公和女儿的强烈反对后,她只好退掉了。

《2021高考备考报告》数据显示,考前一个月,飞猪上高考房预定量同比涨超55%,中高星级酒店最受欢迎。

也许是相互影响,也许是商家太擅于营销,程楠和身边关系比较好的3个家长,都是高考经纪的“助燃人”。他们刷抖音、快手,逛淘宝,不断被推荐各种高考衍生品。

淘宝一款价格为188元的红色高考旗袍,月销1000+。另一款售价1250多元的改良高考旗袍,也有50多人付款。而一款印有“金榜题名、考得全会蒙得全对”的红色高考专用T恤,月销超过1000+。据悉,考前一个月,高考励志旗袍在淘宝的销售量,环比大涨600%。

高考状元帽、状元笔、状元内裤、逢考必过手链、状元袜子等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商家做不到。数据显示,“高考必胜”相关主题产品,在淘宝销售量也是大涨350%。

不止家长,也有不少考生愿意选择讨个好彩头。在小红书上,因为耐克Logo像红对勾而选择耐克鞋、耐克T恤走上考场的考生也不少。

不过,程楠的这番苦心,并没换来女儿的认可。女儿成绩很好,不赞成妈妈搞花哨“仪式感”。

苦口婆心劝说了许久,程楠也没能说服女儿试穿那件“考神附体”的T恤。女儿认为这些所谓的博彩头,就是迷信,她可不想被商家割韭菜,再说衣服实在太土了,穿出去她怕同学笑话。

程楠没再坚持,不管女儿穿不穿,反正她肯定是要穿旗袍陪考,至于好不好看,她不在乎。

花1800元带女儿做心理咨询,结果生病的竟是自己

石爱琳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与女儿发生争执了。

18岁的女儿和40岁的她,就像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,唯一相同的是,她们都丧失了共情力。女儿进入高三之后,两人开始频繁吵架,差不多两天一小吵,三天一大吵。

每次吵架的原因不尽相同,但根源只有一个,石爱琳觉得女儿不努力,高三了,仍不抓紧时间学习。

高考前两个月,她们爆发了一次激烈的冲突。

周末,女儿和同学相约出去玩,石爱琳不同意,拗不过女儿的央求,只能勉强答应。条件是晚上9点之前必须回家。女儿满口答应,可直到10点,才匆匆赶回来。

石爱琳非常气愤,她责备女儿不守时,马上高考了,满脑子想都是玩。她还埋怨女儿不争气,学习成绩始终不上不下。

女儿被说烦了,也开始数落她的不是。“太能唠叨,太能控制别人,对别人期望太高,让身边的人很累”。

听着女儿一声声指责,石爱琳委屈到不能自已。老公常年在外出差,她承担了太多生活压力,女儿却一点也不理解。那一晚,她把自己关在房间,放声痛哭。

马上就要高考了,石爱琳不敢再刺激女儿。每次女儿用冷漠的眼神看她,她都会压抑着悲愤。

犹豫了几天,她决定带女儿去看心理医生,想改变母女相处的状态。可万万没想到,心理咨询机构给出的测试结果竟然是,女儿心理完全健康,她是中度焦虑症。

从4月份开始咨询,一直到5月中旬,石爱琳去了三次,每次咨询50分钟,600元钱,一共花了1800元。

在心理咨询师的指导下,她复盘了和女儿的相处细节,稍微调整了状态,和女儿的关系稍微融洽了一些。

焦虑的家长不在少数。百度发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在新高考和疫情叠加之下,“备考压力”相关内容搜索热度较去年同期上涨了133%。

不过,尽管在高考前夕患上焦虑症的考生和家长不少,但主动去做心理咨询的还是少数。

总部位于杭州的朋橙心理开通的高考心理咨询服务,最终只有区区十多名客户下单。据该机构负责人告诉《财经故事荟》,高考前,比起考生,家长的心理问题更大,由于许多家长的高期待与考生的实际水平无法对接,很容易陷入焦虑状态。除了线下咨询业务,朋橙心理咨询平台线上兼职心理咨询价格,每次收费300元到1000元不等,但同样来客寥寥。

儿子报考失误,父亲成专家,有人花3万购买服务

一到高考前夕,黑龙江某机关单位中层领导林永达的家里就热闹了起来。

这是林永达“请”出去的第三拨家长。前几天有位家长一张口就要给他3万块钱,希望他帮孩子报志愿把把关。

林永达拒绝了,他不差钱,也不想担这个风险,“高考填报志愿无法试错,也没有后悔药,家长期望越大,落差也越大,我也不是专家”。

事实上,报志愿这仨字,曾是林永达心头的一根刺。儿子当年报志愿失误,最后去了一所非常不理想的学校,浪费了20多分。

“当时也是找的机构,其实就是一个辅导班,附带着帮忙报志愿,我还花了3000多块钱”,提起这件事,林永达说不出的懊悔。

他恳求儿子复读一年,可孩子不愿意,最终带着不甘去了三本大学。

林永达很是自责,当年没有尽力去帮儿子分析高校情况,一门心思想花钱找机构,以为可以高枕无忧,却事与愿违。

儿子上大学后,林永达开始研究《高考报考专业指南》,关注高校新闻,查看每一年的录取分数、录取人数,每天挤出时间去网上搜索高校排名,分析各个高校的实力、就业情况。

之后的几年高考,他帮亲戚朋友家孩子报志愿,都很精准。林永达说,有个朋友家的孩子,在他的指导下填报志愿,最后考进了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,比最低录取分数线就高出一分。

事后家长拿5万块钱感谢他,他没收。他之所以无偿帮助亲友,也是在弥补对儿子的愧疚。

截止到2021年,全国已有14个省份实行新高考政策,志愿填报变得更加复杂,这也给填报志愿机构带来了商机。

成都一所高考志愿填报辅导机构创始人张明星告诉《财经故事荟》,其公司虽然位于成都,但成都不是新高考地区,所以今年的重点服务对象主要来自北京、上海、广东、天津、江苏等地,目前已经有600多个家庭预定了高考报考指导服务。

不过,问到服务如何定价,这位负责人却相当神秘,“不同的区域定价不同,不同家庭定价不同”。

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,2021上半年,通过志愿填报辅导或辅助软件获取志愿填报信息的比例为32.2%,2020年同期数据为28.2%。

随着需求的增多,高考志愿填报也逐渐走向产业化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目前,中国高考志愿填报相关企业已达1529家,78%的企业成立于近三年,2020年新注册企业558家,同比增长77.1%。就在高考前一个月,301家新企业应运而生,同比增长90.5%。河北省以963家企业高居第一,独占全国总量的63%。

需求和供应暴涨之下,不少机构鱼龙混杂,定价不一,标准混乱,一对一高考志愿报考咨询辅导,定价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,最高价达到五六万元,服务通常包括几次线上或线下面谈。据新华社报道,不少打着权威旗号的规划师专业性可疑,部分高考志愿填报辅导机构同时开办“高考志愿规划师”培训班,线下培训三四天时间,收费几千元。

2020届考生家长刘平则告诉《财经故事荟》,有些打着“保过托底”、“冲进理想学校”、“帮忙占位”,“不保过不收费”等旗号的高考报考服务机构,“压根不靠谱,提供的报考方案过于保守,稳上的学校让你冲一把,能上名校的建议你报普通一本。毕竟,万一考不上,不但几万块拿不到,家长还会跑来算后账,这个保过是以滑档为代价的,有啥意义呢?!”

结 语

高考承载着无数家庭跨越阶层的渴望。

但归根结底,高考不是人生的全部,赢了,也不是一生无忧,输了,也并非输了天下。就算高考成绩不尽如人意,那也只是人生长跑上暂时落后而已,未来人生小步徐行,也终会到达。

各路商家瞄准市场需求,精研家长心理,花式营销掘金,高考有多重要,高考生意就有多火爆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人物皆为化名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热博体育在线_热博体育登录_热博体育app » 高考经济浮世绘:万元为孩子祈福、5000元买高考衍生品、花3万报志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