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烫手的二手“电动爹”

电动车的馈赠,早已暗中标好了价码。

文| 苏鹏 王妍 吴晓宇

来源 |未来汽车Daily

曾经花费近90万元购买的特斯拉Model S,如今标价30万元也卖不出去。

这令特斯拉车主孙哲倍感幻灭。想当初,连试驾都没有试,孙哲便花了“重金”预定,如此有“魔力”的品牌,如今怎会沦落至此?

那是一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故事。2013年,孙哲陪一位专程从外地赶来北京的朋友去特斯拉门店看车,结果自己却与特斯拉结缘,从此无法自拔。当时,在位于侨福芳草地的特斯拉展厅里,他只看到了一台车架子,和一辆无法开出门的样车。即便如此,他还是当场支付了50万元定金,一口气预订了两辆Model S。

7年过去了,当初对Model S的新鲜感早已淡去,身边同是特斯拉早期车主们的“新玩具”也换了一茬又一茬。面对众多新选择,孙哲也计划将其卖掉,却没想到二手特斯拉如此廉价。

即便如此,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8月汽车保值率报告中,特斯拉Model X 75D和Model S 75D仍以67.3%和54.8%的保值率包揽排行榜冠亚军,其他车型的残值率更是普遍不高。

一个残酷的事实浮出水面。在二手车市场里,因为保值率低,新能源汽车几乎“人见人嫌”。而当年那些敢于吃螃蟹的人,也纷纷陷入新的困境。

使用两年后价格“腰斩”

作为较早一批新能源车主,2016年,李飞成为新能源汽车大军里的一员。

在他的记忆中,当时市面上可供选择的车型并不多,最终李飞选择了一款当时新上市的北汽新能源EV160,续航里程为160公里,“北汽新能源EV160轻快版的售价是17.78万元,国家补贴4.5万、北京地方补贴4.5万,最终落地价大概为8.7万元左右”。

在李飞看来,当时最打动自己的,是新能源车的用车成本远低于燃油车。“买车就是为了平时上下班用,周末偶尔也能去北京郊外玩,2017年使用的频率比较高,一共跑了2万多公里,充电费四千左右、保险一千多、高速费/洗车等费用不足一千,算下来使用成本比燃油车便宜不少。”

不过他未曾想到的是,电动车给予车主的所有馈赠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码。

直到今年,李飞感觉自己对这台车是“彻底爱不起来了”。“新能源车的电池有衰减问题,如今这台车的续航里程已衰减到100公里左右,平时上下班够用,但不敢再跑长途了。并且车子的小毛病越来越多,刹车响应变慢、夏天开空调时的噪音也比以前大。”

如今市面上出现越来越多高续航、高智能的新能源车,李飞动了换车的心思,他比较看好特斯拉Model 3、小鹏P7和比亚迪汉。但在二手车市场的种种遭遇,让他的换车之路频频受阻。

有二手车商对李飞的车进行评估后,最终只给出1.8万的回收价。之后李飞又找到多家二车车商,但所有的报价都未能突破2万元。

电池续航短、车型老旧、二手车市场对这种车没有需求…这几乎是所有二手车商们的回答,但4年近7万元的亏损让李飞觉得无法接受。他不得不说服自己放弃二手车市场,“以后买新车的时候二手车置换或者找机会开回老家,几千块钱卖给家人当送个人情吧。”他苦笑道。

与李飞相比,近几年购买新能源车的消费者要幸福得多。几个月前,家里已有一辆宝马5系的张震购买了一辆蔚来ES8。从2017年10月开始,他就开始排队新能源指标,终于在2020年2月等到这个难得的机会。

根据张震回忆,当时北京发放完新能源指标后,好多经销商都举办了“到店凭新能源指标试驾送礼物”的活动,蔚来就是其中一家。抱着“去试试也没有损失”的心态,张震走入蔚来体验中心。

“刚开始对这个品牌不是很认可,家里更倾向于买特斯拉或者比亚迪等传统品牌,但试驾完感觉这台车的科技感超出了我的预期,研究之后,最终选择了蔚来ES8。”张震总结,“科技感强,车内软件可以像手机一样升级、换电服务这两个因素最吸引我。”

至今,张震还很享受“整车OTA”给他带来的新鲜感。关于新能源车电池衰减的通病,现阶段他并未感到困扰。“电池是租的不是我的,我随时可以去更换电池,所以不用面对电池衰减问题。并且蔚来还有官方二手车服务,以后要卖的话也会方便一些。”

在二线城市,同样有一批人在拥抱新能源,不过这种拥抱方式略显“迫不得已”。张强是一名网约车司机,一个保温杯、一部手机、一辆欧拉iQ是他全部的办公用品,“跑滴滴已经一年半了,活多的时候一天能赚两三百元,活少的时候也能挣一百多。”张强表示,平均每个月收入6000多元,这个工资水平对于他所在的二线城市来讲,已经处于中上等。

张强选择新能源车更像是无奈之举。“当地规定网约车的准入排量需要不低于1.8L或1.6T,市面上这种车型价格普遍都在15万元以上,而新能源车的门槛则要低一些,轴距大于2650mm即可,再加上当时还有新能源补贴,购买这辆欧拉iQ和办理营运证只花了12万。”

不仅如此,这辆车后续的使用费用也比燃油车要低不少。根据张强介绍,这辆欧拉iQ的续航水平为400公里,在当地城市开一天基本没有压力。“每天都充一次电,从20%的电量到充满,如果用家用充电桩只需要十几元,公共充电桩比较贵,充同样的电量需要三四十块钱,但都比燃油车加油便宜。”

由于注册门槛低、充电便宜,当地很多网约车司机选择买新能源车拉活。

不过,电池衰减问题同样困扰着张强,“就像手机电池一样,新能源车电池的续航会随着时间而衰减,在质保期内,电池衰减不超过20%属于正常现象,如果超过20%,厂家会免费更换电池。但过了质保期后,厂家就不再对电池负责了,我咨询过长城经销商,更换一套电池组大约需要7万元,快赶上这台车的价格了。”

瓜子二手车评估师王中磊同样认为,电池衰减是影响新能源二手车交易的一大因素,“如果你用车周期内换一次电池,那就是两辆车的钱了”。

“我查过,现在新能源车的保值率很低,使用两年后价格甚至会直接‘腰斩’,不过我可以连运营证和车辆一起转让出去,这样比卖二手车要划算。”这也成为新能源车能够在二线城市野蛮生长的原因之一。

新能源二手车集体遇冷

李飞和张强的遭遇并非个案,新能源车型在二手车市场普遍遇冷。

最近,二手车在线拍卖平台天天拍车发布的《新能源二手车数据报告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显示,与燃油车相比,新能源车的置换周期更短,63%的新能源车开不满5万公里就被车主卖出。

《报告》显示,13%的新能源汽车开不到1万公里就被卖出,此外,1万-3万公里、3万-5万公里、5万-8万公里及8万公里以上的新能源二手车成交占比分别为29%、21%、18%和19%。再细化一个区间,开满8万公里被置换的燃油车占比达51%,而新能源汽车仅占19%。

并且新能源车的“掉价”速度更快。瓜子二手车评估员王杰向未来汽车日报(ID:auto-time)描述了自己的收车过程,真实反映了新能源二手车惊人的贬值率。

“今年收了一辆众泰E200,一共跑了1.8万公里,只外观有剐蹭,当初车主大约花6万元购入,如今2.6万就能回收。”不到2万公里,贬值率居然高达56.7%。

并且,王杰透露,现在评估新能源二手车要根据保有量和认知度来决定,但这两项因素在中低端车型中都不够高,所以不同品牌之间没有太大差别,“比亚迪、北汽新能源、众泰等中低端品牌的保值率都差不多,成交价还得根据车况来决定。就算众泰的车续航再长、科技感再强,消费者不认可也没有用。”

这些低端新能源二手车的潜在买家大多数是为了“占指标”而买车,如果是自己开,“买新能源二手车没有意义,虽然便宜,但小毛病多、续航不稳定,不如买新车。”王杰表示。

高端新能源车的保值率则要略高一些。“客户2019年70多万购买的特斯拉Model X 75D,后保险杠受到了撞击,今年47万就收了过来,如果没有外伤,最高报价也就53万左右;从天津收的蔚来ES6原价选配完为38万,2019年上的牌照,今年我开出的回收价格为21万。”根据王杰透露,特斯拉使用一年的保值率接近80%,蔚来相对低一些。

近年来随着保有量和品牌认知度的不断提升,特斯拉的保值率也水涨船高。“大街上跑得多、技术成熟,这些因素直接左右着消费者的购买热情。”王杰表示。

蔚来虽然保值率不如特斯拉,但售后政策也支撑着蔚来维持相对较高的保值率。“蔚来的售后服务可以随着二手车一起过户到下一个用户手里,所以容易接受新事物的消费者对蔚来的二手车也比较认可。”

此外,未来汽车日报(ID:auto-time)也探访过花乡二手车交易市场,这片属于二手车的王国并没能给新能源二手车一席之地。硕大的市场只有一家车商在卖蔚来、特斯拉、奥迪e-tron等准新车。

一家二手车经销商对未来汽车日报解释,“燃油二手车要比新能源二手车卖得好,店面场地有限,出于利润考虑,现阶段贩卖的二手车依然以燃油车为主。”不过,“如果想买的话,店内也有潜在货源,消费者可以先提需求,然后我们去收”。

二手车商卖新能源车根本不赚钱

“新能源车市场变化太快,我们基本不收新能源车”,多位瓜子二手车员工向未来汽车日报坦言。在瓜子二手车和优信二手车App平台上,选择北京地区,分别搜索纯电动、蔚来、特斯拉等关键词,均显示“暂未找到相关车源”。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上海、广州等城市。

“即便消费者真的要买新能源车,由于购置税减免政策及新能源牌照指标紧缺等原因,消费者更愿意买新车而不是二手车。两年以来我只接待过一位买特斯拉二手车的顾客。”王中磊感叹道。

另一位瓜子员工李良也深有同感,“这种车价格波动比较大,除非卖给有刚需的人,比如新能源指标快过期的买家或网约车司机,其他情况能卖出去的很少,近一年来我就接待过一位网约车司机”。

“近年来,每隔1-2年新款电动汽车的综合性价比都会明显高于旧款,这导致旧款车型快速贬值,三年后成交价多数都达不到一半。”广东省二手车商联谊会主席何启明此前曾公开表示。

王中磊告诉未来汽车日报,“对于车主而言,新能源车贬值太快,因为预期高,车主就舍不得卖。对于二手车商而言,相比燃油车,新能源车的收车价格和售卖价格相差不大,比如特斯拉Model 3也就差几千、最高一万元,二手车商卖新能源车根本不赚钱。”

除了价格波动大、贬值速度快、二手车商无利可图之外,缺乏一套标准化评估体系,也是制约二手新能源车流通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王中磊介绍,传统燃油车的二手车鉴定评估是按照《二手车鉴定评估技术规范》来执行的,根据里程数、车况与维修保养记录结合起来科学提供市场价格。但新能源二手车没有相关标准,因为新能源车的三电系统等零部件,不能按照同样的办法去估值,比如电池检测成本较高且没有形成合理的电池回收价格标准。“我们评估二手新能源车还是简单参考燃油车标准,按照行驶里程、年限、车况等评估。”

王杰笑着将这种形式称为“瞎收瞎卖”,“什么型号电池衰减高,什么型号电池衰减低我们也不懂”。

悟空出行创始人胡显河总结认为,“新能源二手车市场还没有形成规模,还有待发展,核心原因是新能源车残值没有评估标准、市场不认可残值。由于电池的性能和价值随着时间推移而快速下滑,有些新能源车残值趋近于‘卖铁’。”

不过,李良告诉未来汽车日报,随着蔚来、特斯拉等品牌认知度和销量逐渐走高,“二手车同行慢慢开始‘玩’这种车子,愿意尝试收、售新能源车了”。另外,诸多汽车厂商推出了针对新能源二手车的回收政策,“这些都有利于新能源二手车市场的发展”。

保值攻坚战

正如李良所言,新能源车企们正在打响一场“新能源二手车保值攻坚战”。

早在2019年,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就曾透露,蔚来将推出官方二手车认证平台,他还保证,“蔚来二手车的残值,至少要相当于同级别豪华燃油车的水平,如果达不到,蔚来将出钱‘兜底’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热博体育在线_热博体育登录_热博体育app » 烫手的二手“电动爹”